云海战神

主角:凌恒 洛欢

作者:半勺大西瓜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09:22:43

《云海战神》(凌恒 洛欢)小说章节列表

刘强今天可是风光满面,方家交代给他的任务,过了今天就算圆满完成了。

完成这件事之后,可以获得丰厚的奖励不说,还能让方家对他的印象更加深刻。

看着自己的秘书,正蹲在他的身前,卖力的干活,刘强脸上笑意更甚。

掏出手机,打算给赵豪打个电话,看看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。

“咣当!”

一声巨响传来,办公室的门被踢飞了出去。

刘强被吓得一激灵,差点萎了。

一脚踢开秘书,迅速站起来穿好裤子。

满脸怒意的看向在门口站着的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,刚刚就是他踢了自己办公室的门。

“你是谁,敢擅闯我的办公室。活腻歪了?”

“保安,保安。都特么死哪里去了?”

刘强大吼大叫之时,左丘已经走了进来。

“不用叫了,他们已经睡了过去。”

随后神色严肃,语气不容反驳道:“跟我走,我们战帅要见你!”

说完,不管刘强的反应,一只手抓住了刘强的衣领,将他悬空提起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刘强脸上大惊失色,拼命的挣扎,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挣扎不掉。

哧!

刹那间,一百五十多斤的刘强,就这样被左丘一只手从办公台举了起来,扔到身后。

摔了个狗吃屎,门牙都磕掉了两颗。

“你个疯子!!!”刘强从地上爬起来,就要拿出手机,整个身子却突然愣住。

他拿手机的手瞬间停下,丢了手机后,双手慢慢举了起来,瞳孔剧烈收缩。

一把军用54手枪已经顶在了他的头上。

左丘呵斥:“老实点,不然请你吃花生米。”

他隐隐透过左丘外面那件大衣的缝隙,看到了里面的军装,刘强已经相信这把枪肯定是真的。

“别......别开枪!”刘强颤抖着身子,脸上惶恐不安:“我跟你走。

车上,刘强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,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到战区的人了。

等......等刚刚他说他们的战帅要见自己?

刘强想起了左丘刚进来说的第一句话,按照这个阵仗,肯定不是好事。

隐隐的他心里有了一个猜测。

碍于左丘的手段,刘强不敢吱声询问。

几分钟后,车子到达了目的地,看着这熟悉的地方,算是证实了心底的猜测,脸色苍白,瘫软在车上。

“下车!”左丘冷声。

见刘强整个人吓得不动弹了,二话不说直接扯着他的领带,拉进了宋家宅院内。

素来身材魁梧的左丘,其走动间散发的那种气势,可谓不怒自威。一进院子,就引起了众人的关注。

宋海,马玉莲,宋欣以及躺在地上的赵豪等人,看着左丘手里提着的一个人,纷纷愣住了。

“战帅,人已带到。”左丘将瘫软如死狗的刘强扔在地上,看着正背对着他的凌恒,恭敬的提醒了一声。

宋海:......

马玉莲:......

宋欣:......

众人:......

左丘对凌恒的称呼,如同一击重锤砸在了他们的心口。

刚刚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称呼凌恒什么?

战帅?!

宋欣此时也是长大了嘴巴,倒吸了口凉气。

他......他的身份怎么那么厉害?

“跪下,给我义父赔罪。”

砰砰砰!

没等左丘动手,刘强非常识趣,早已跪在地上,对着凌恒和宋海他们使劲磕头。

“我错了,我错了!别杀我,我赔钱行不行?”刘强头已经磕出血,一把鼻涕一把泪求饶。

“赔钱?你有多少钱?”凌恒转过身,嘲讽的看着刘强:“如果你可以拿出一百亿,我兴许饶你一命。”

“啊......”

一百亿?

把他全部身家卖了也达不到百分之一啊,这不是纯属戏弄人吗?

凌恒收起了玩弄刘强的心思,就算刘强拿出了一百亿,他也不可能要。

因为钱对他来说,只是一个无聊又漫长的数字。

而对于那些欺负他亲人的人,再多钱,也无法洗刷他们的罪孽。

“埋了吧。”凌恒平淡无奇对着左丘说道。

左丘受意之后,不再给刘强找赎罪的机会,径直将他拉走。

几趟下来,院子的那些人都被清理干净了。

凌恒对着宋海耸了耸肩:“义父,这个结果满意不?”

“哈哈,满意,满意!!!”宋海大笑一声,他们憋屈了几个月,今天开始终于可以清净了:“好小子,你义父我就知道你身份不简单,没想到还是战帅一个。”

看着凌恒今时今日的成就,宋海回想起当年将还在襁褓中的凌恒,从恩人手上接过的时候。

宋海知道,这孩子,身份不简单。

眸深似潭,额宽若海,啼哭声如腾龙飞天。

“恩人,我定当不负嘱托,将他养育成人,那这孩子的名字?”

“叫凌恒吧,是青玄道长赐的名字。”

青玄道长宋海也有耳闻,是一位得道高人,能请他赐名,看来这个孩子的命运,绝对不同凡响。

恒以坚韧不屈,意志坚强。

凌恒山其若陋兮,又出自楚辞,是希望这孩子凌山远眺,不固守一恒。

现如今凌恒的成就,也间接证实了,宋海当初的预测毫无偏差。

那么年轻的战帅可谓史无前例!

甩去脑海的回忆,宋海对着马玉莲:“孩他妈上菜。”

“走,咱爷俩好好的喝一顿。”

看到凌恒有今日的成就,宋海是真的高兴,尽管不是他的亲生儿子,也是他拉扯大的。

“你要是想投降,可早点说,别浪费我这好酒啊!”还没上桌,宋海就跟凌恒开玩笑叫嚣。

凌恒也是笑着点头:“战区的人,只能战死,没有投降!!!”

“好,有骨气!”宋海一拍桌子,还不忘比个大拇指。

吃饭的时候,凌恒与宋海推杯交盏,好不快活。

马玉莲也在一旁劝解宋海别喝那么多酒,毕竟他脚还有伤。

却被宋海挥手打断了,今天可是他儿子功成身就回来,必须要喝高兴了。

马玉莲只好作罢,唯独宋欣一个人闷闷不乐。

她没想到凌恒参军回来,已是战帅。

几次偷偷打量了凌恒,内心不知在想什么。

对于宋欣的打量,凌恒知道,但未在意。

一顿饭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宋海已经醉的不省人事,而凌恒却跟没事人一样,他喝的酒不比宋海少。

左丘也在这个时候折返了回来,径直走向凌恒,低声禀告:“战帅,事情处理好了。”

凌恒点了点头,眼神歉意的看向宋海,无奈对宋海道别。

“义父,我下午还有事,我得先走了。”

凌恒先是与宋海道了别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给马玉莲:“义母,这张卡里面还有点钱,你收好,记得买点补品补补身子。”

卡里面有一亿,这数额对凌恒来说确实不算什么,但对于马玉莲这种农村妇人,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钱。

只能委婉说道,否则她肯定不收。

马玉莲有些束手无策:“这......这怎么好意思。”

她本不想收,按耐不住凌恒的硬塞,只好收下。

而此时的宋欣早已回房间去了。

“你小子这次可是犯规了啊,你知道我脾气的,居然还留钱。”

“不过这次原谅你了,记得有空回来和我这个…老头子喝喝酒就行。”

凌恒刚出屋门 就听到宋海含糊不清的责怪。

笑了笑,径直离开。